首页 >> 旅游热点

加冕为王第一卷金钱帝国第0050章家族失

2020-08-14  来源:荃湾旅游网 0
【导读】加冕为王 第一卷 金钱帝国 第0050章 家族失意者赛博坦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固执,只要不亵渎神,其余的一切他都可以接受,恭敬的弯腰行礼

加冕为王 第一卷 金钱帝国 第0050章 家族失意者

赛博坦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固执,只要不亵渎神,其余的一切他都可以接受,恭敬的弯腰行礼。“我会遵守您的规矩。”

巨大的实验室参观了一圈,最终见到了施展进入地狱与魔鬼对话的那神秘的巫术媒介,赛博坦很想见识一下。

“年轻人,进入地狱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,每进入一次,我的寿命会减少一年,所以别忘想我亲自为你展示。”莫扎特猜测到了圣骑士的心思,解释这一切。“要不然魔鬼可不会允许这一切发生。”

赛博坦有些失望,但他还是接受了现实,冯特说出来此来的目的。“莫扎特老师,我们是想向您打听一位巫师的信息。”

听到埃隆马斯克,莫扎特皱了皱眉。“那只臭老鼠又做了什么样的坏事,让一位圣骑士盯上了?”金乌鸦徽章的巫师敏锐的嗅觉让他察觉了一切,冯特可不会平白无故带着一名圣骑士来这里打听一位巫师。

“他擅自用超自然力量干涉了俗世的官司,我们得找到他。”赛博坦向金乌鸦徽章的巫师说明缘由。

莫扎特走到了书桌前,打开了一本黑色的书,书皮用牛皮制成,里面的纸张有些泛黄,显然这是一本拥有较长历史的典籍。

那本书内记载着每一位加入巫师议会的巫师名字,和他们的其他一切信息,包括他们的住址和关系。

最终莫扎特的目光定格在了埃隆马斯克这个名字上。“埃隆马斯克与另外一位巫师图兰的关系不错,图兰拥有三个住所,包括一个正常住所以及两个秘密住所,我想你们应该去找一找这位叫做图兰的银乌鸦徽章的巫师,兴许会有埃隆马斯克的信息。”

得到了想要的信息,赛博坦和冯特离开了地下室,坐上马车赛博坦重新打量着冯特,他竟然是大名鼎鼎的莫扎特的学生,那么他强大的巫术也就可以理解了,但是最让他关心的还是另外一件事情。“如果有机会我想请求你的老师演示跟魔鬼对话的巫术。”

冯特用笑容回应,心里却暗暗想。“希望对付完了阿尔克马尔之后你还能够活着,那样你才有机会见识。”

节礼日很快到来,阿尔克马尔家族的宴会可不是由卢卡斯来负责,而且正如梅斯所言,这场宴会没有外人,只有阿尔克马尔家族的人才可以参加,所以是家庭宴会,但规模并不算小,到场的人数多达百人,这些人都在阿尔克马尔家族内部负责着一些重要的事情。

宴会的地点是富人区的一所大公寓,不过公寓到底属于什么人,唐宁并不知晓,他问过梅斯,但梅斯也答不上来,不过举办这场宴会的负责人梅斯却能够说出来,她现在只想征服这位年轻人,获得了阿尔克马尔先生信任的年轻人,他没有必要怀疑对方。

“这场宴会的主持人是阿尔克马尔先生的私人顾问卢克先生,他负责着先生一切的事物,将先生的命令传达给我们。”

舞池中央,梅斯搂着唐宁的脖子,跟随着乐曲扭动着躯体,像一只水蛇一样,顺便介绍着这场宴会举办人的信息,一名叫做卢克的男人,拥有严重的洁癖,这样一位男人并没有出现在宴会中。

“瞧瞧那边的那位女士,阿尔克马尔先生的亲妹妹,她掌管整个家族的财务,负责向卢克先生报账,就是那位拉着英俊帅气年轻人手的胖女人,她最忌讳鄙人评论她的身材。”梅斯偷偷指着正在跳舞的胖女人,偷偷笑着。

一名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胖女人,搂着一个奶油小生,两人似乎不太协调,一眼就能够准确的找到,阿尔克马尔的亲妹妹,并不是唐宁感兴趣的目标。

梅斯一一介绍着,以后唐宁就得经常参加阿尔克马尔家族的聚会,所以她希望自己的夫婿能够尽快熟悉这里的一切。

介绍完了宴会上的所有人,舞池中一阵惊叫声音,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士大概是喝醉了,闯进了舞池中央,倒在地上,吓得其他人都迅速躲开。

很快有仆从过来想要搀扶起来这位三十来岁的年轻人,年轻人推开了想要搀扶的仆从,摇摇晃晃站起来,面色通红,愤怒的咆哮。“我要见到阿尔克马尔先生本人,我会证明我有资格接任他的生意,而不是像废物一样每天用祈求的目光等待着有人能够给我一笔花销。”

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不知所措,那位掌管阿尔克马尔家族财务的胖女人极为不满。“该死的维罗纳,你毁了这场舞会,快点从这里滚出去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她趴在那名年轻英俊的舞伴胸口,尽量做出小鸟依人的姿态,像是被吓坏了的样子,但反而让人觉得厌恶,但她不这么觉得。

很快有人出现,一位年长的高个男子,他的步伐有些女性的阴柔,走到那名醉酒的维罗纳面前,恭敬地行礼。“维罗纳先生,你喝醉了,我让你送你回去休息。”很快就有强壮的侍从出现,将这名年轻人搀扶出去。

等到一切都平静下来,这名有些阴柔的男子拿出了丝巾,擦拭着双手,朝着参加宴会的贵宾们致歉。“抱歉,希望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好心情,宴会继续。”

唐宁已经猜到,刚才穿着黑西装,用丝巾擦手的人就是阿尔克马尔最信任的人卢克,不过他最感兴趣的并非卢克,而是被送走的维罗纳。

舞会继续,唐宁抚摸着梅斯的火焰红色发丝。“说说那位叫做维罗纳的年轻人吧,看起来他似乎是舞会上唯一不开心的人。”

从梅斯的描述中,唐宁得知,负责阿尔克马尔家族茶叶生意的阿尔克马尔亲兄弟前几天病重,无法继续从事这项生意,茶叶生意需要一个继承人,阿尔克马尔选中了维罗纳的亲兄弟,他的哥哥查尔斯,而维罗纳则被直接遗忘了。

“别管了,继续跳舞吧,别让这件事情影响了我们的好心情。”梅斯简单讲述了一下,劝唐宁忘记这些不愉快。

宴会进行到后面,唐宁捂着脑门。“我好像有些感冒,得先离开了,抱歉。”

梅斯十分关心。“我送你。”

“不用,你得继续在这里,直到宴会结束,我想阿尔克马尔先生可不希望负责香料生意的人都不在。”唐宁拒绝了梅斯的好意离开。

“先生会理解的。”梅斯坚持要跟上。

已经消失的卢克又一次出现,走到了两人面前。“梅斯小姐,待会你需要就前几天的香料生意风波做一个简短的说明。”

就这样梅斯被留了下来。

寒冷的街道上没有行人,连那些平常营业的店铺都已经关门了,地面上的积雪融化,变成了坚冰,让人走路有些麻烦,皎洁的月光洒在冰层上,大雪前几天就停了,白天忙碌的行人让街道变的有些肮脏。

维罗纳醉汹汹的行走在无人的布洛特城大街上,失去了继承茶叶生意的机会,他将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废人,阿尔克马尔家族的废人,真是令人沮丧,他期望酒精能够让他暂时忘却掉不痛快。

当他走遍了布洛特城的酒吧,许多酒吧已经关门了。“该死的酒吧,难道就不能像夏天一样,彻夜营业吗。”维罗纳捶打了几下最后一家酒吧紧闭的大门,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,抱头痛哭起来。

身后传来声音。

“瞧瞧,可怜的年轻人,在冬季的深夜里独自一个人哭泣,一定上遇上了非常伤心的事情,也许这个时候你需要一瓶酒。”

维罗纳回头看着穿着风衣,带着礼帽的高大身影,最终目光落在了那瓶递过来的烈性酒上,一把将烈酒夺过来,打开灌了几口。

唐宁很庆幸,他总算赶上了,维罗纳没有被送回家,赶出了宴会之后,他独自一个人在街上流浪,这个年轻人将是他突破另一幢生意的机会。

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,看着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大口灌着烈性酒的年轻人,唐宁兴致勃勃。“我已经知道了你的遭遇,对你深表同情。”

维罗纳醉汹汹的,看着面前模糊的身影,最终他终于看清了来人的面孔,来自于舞会上的年轻人,梅斯的夫婿,他自嘲笑起来。“我想宴会上我的丑态你已经看见了,如果你是想继续欣赏我的丑态,那么你成功了,现在请你离开这里。”

唐宁伏着身子,将脸面贴近了一些。“年轻人,我可没有兴趣专门赶到这里在寒风中欣赏你的丑态,我只是想亲口问一问,你是否还对茶叶生意感兴趣。”

维罗纳惨笑着,他想要将脸面贴近了一些,但酒醉让他几乎难以做到,坐在地上靠着酒馆的大门。“就算我感兴趣,阿尔克马尔也不可能将茶叶生意交给我。”

“办法总比困难多,也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。”唐宁站起身来,戏虐的看着坐在地上的酒鬼,捂住了鼻子阻挡浓烈的酒味。“但你这样的酒鬼,也许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获得阿尔克马尔先生的器重。”

对方的话预示着自己还有机会,维罗纳瞬间从醉酒的状态庆幸过来,翻身从地上爬起来,抓着来人的衣领。“我真的还有机会吗?”

“想要知道怎么做,你至少得先从该死的酒精中解脱出来。”唐宁推开了维罗纳的手,表情有些阴森。“不过我帮你达到了目的,你能够给我什么?”

维罗纳垂着头,有些失落。“我一无所有。”

小孩健脾的食物有哪些
江门看白癜风专科医院
麦克维尔空调压缩机维修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