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旅游快讯

苏锦说过美食美食

2021-01-12  来源:荃湾旅游网 0
【导读】苏锦说过美食美食

摘要:苏锦说过,这一辈子只爱过一个人,在她十八岁的那一年的冬天。雪花开始飘了,一片落在地错过了两次并购之后上无影,一片又随着风吹散,它们是精灵呀,闪着莹莹的眼神,洁白的翅膀在宽阔的舞台里飞呀飞的,让人遐想,让人痴爱,不是精灵又是什么?校园里安静的出奇,苏锦在雪里站了整整一个小时,雪花落了一身,有的已经化成了水,湿了棉衣。 苏锦说过,这一辈子只爱过一个人,在她十八岁的那一年的冬天。

雪花开始飘了,一片落在地上无影,一片又随着风吹散,它们是精灵呀,闪着莹莹的眼神,洁白的翅膀在宽阔的舞台里飞呀飞的,让人遐想,让人痴爱,不是精灵又是什么?校园里安静的出奇,苏锦在雪里站了整整一个小时,雪花落了一身,有的已经化成了水,湿了棉衣。

潘岳白还是没有来,不来就不来了,也许当一个人在新爱上一座城市之后,就会重新爱上一个人。哪还有什么天长地久的爱情童话?雪花呀,你是知道的,那座城一年四季都看不到白雪,只有花开的暗香涌动着古城的胸怀。

苏锦怀着肚子里的那个小小的种子,一步一回头,她多想再看这个校园多一眼,这里有她十年的苦和爱。一个舞者,到她这个年龄已是成熟的一朵花了,要多美就有多美。她如此的不舍,泪水和雪花化成的水搅在一起,咸湿而苦涩。

白色的病房里,苏锦躺了一天一夜,没有丝毫的睡意。肚子里的小生命没有了,她的心也跟着绞肉似的疼,这种痛只有窗外的雪花知道。

春天来了,梨花如白雪绚丽的开着,苏锦收到了一幅画,锦绣河山,有了她的一丝心动。再见到孟家梁的时候,这一天是苏锦的生日,她穿了一件简单的休闲长衫儿,一条黑色的舞蹈裤,宽边的裤脚走起路来飘逸着,看得人眼睛迷离着。

“潘岳白这个混蛋,又勾上了一个妖精,人家都说戏子无情,和一个戏子在一起我看不会有什么好结果?”孟家梁气愤的喋喋不休,还是那样的直爽的炮声筒的脾气。

“过去了,一切都过去了,我知道你们的关系很好,不要因为我去伤害他。”苏锦还是那样善良,学校里他们这三个组合已经足足持续了十年的时间,十年,不长也不短啊。练功吃了多少苦,排练流了多少汗,这些苏锦都记得。因为潘岳白和苏锦比较合拍,所以孟家梁只好充当他们的替补舞伴。十年过后,潘岳白离开了,孟家梁还是明白苏锦的心事。说多少都是肤浅的,多余的,但他还是忍不住要说。

舞台上,苏锦和孟家梁成了搭档,日久天长也就没了潘岳白的消息。冬天的雪花飘白了整个大地,苏锦看了自己的站,禁不住珠泪滚滚。那还是她吗?妖娆到凄凉的眼神,鬼魅的迷离气息。黑色,蓝色,白色,红色,是那个很要好的色彩女设计师帮她策划的服饰造型,在这个世界上,苏锦变成了雪伶,前世的珊舞大唐盛世,前世的弱弱凄凄的伶人。要陪着他生生世世,永不悔改。

不是没有想着潘岳白,那个生似白狐的男妖精,只是雪中的白茫茫一片,只有孟家梁直爽洪亮的笑声,不见他的轻声细语。“潘岳白,你在哪里?7月21日晚为什么都不回来?”苏锦终究跪地失声痛哭。孟家梁站在她面前,一座高山一样,无言的看着她,不想告诉苏锦事实。只因他已经死了,和富家子弟争戏子的情欢被黑道上的人用乱刀活活砍死,一年前是孟家梁收的尸,大年三十的午夜,江南的城市家家挂着喜气的红灯笼。看着偏僻小巷中血肉模糊的潘岳白,孟家梁嚎啕大哭在午夜的除夕。

那幅画是潘岳白留给苏锦唯一的东西,画上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,一棵老梅树上盛开着一朵朵红到惊艳的花朵,他知道苏锦最喜欢的花不是红玫瑰,也不是白百合,是红梅花。他就找了苏州城里一个画家作了一张,让孟家梁送给她,孟家梁怕苏锦更加伤心,就没有告诉她真相。

陈瑞的歌真是好听,有些嘶哑的声音,动情到打动人的灵魂。苏锦着迷于每个夜晚,一夜一夜的聆听。但她不知,潘岳白已经不在人世,她下一个日常规划就是,在桃花开了的时候,去一趟苏州,参加汇演,同行的还有孟家梁。

共 1 6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篇非常凄惨的情感故事!短短的篇幅中,翁苏锦、孟家梁和潘岳白三个各具特色的人物跃然纸上栩栩如生。小说语言流畅优美,构思巧妙,结构合理,雪花伴随文章始终,增强了小说的可读性!一篇非常好的微型小说,!【:李荣】

1楼文友:201 - 19:50:02 这篇小说写的很美! 喜欢文学、音乐

2楼文友:201 - 06:10:25 谢谢李老师欣赏指点,问好了! 艳不求名陌上花。

西宁治疗前列腺炎费用多少钱
汕头白癜风重点医院
天津卵巢炎治疗费用
友情链接